群洲電子孔憲誠誓言找回臺灣安控的榮耀
 
一講到群洲電子,很多人想到除了讓人信賴的保固及維修外,就是高大帥氣的孔憲誠總經理了。自民國79年踏進安控產業以來,看過臺灣安控的大起與大落。在臺灣安控面臨紅潮來襲之際,孔憲誠仍堅持理念帶領群洲電子走出一條不同於其他品牌的道路。
 
撰文:龔瑋 分享到 Facebook
  好友人數
 

 
將光學經驗應用於監控系統中
回憶起自己的第一份工作,孔憲誠說:「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佳能,在那裡我是做工程師(R&D)的。」,當時他在佳能主要是開發單眼相機的鏡片。也正因如此,當廠商對鏡頭死角及光線來源、透光比產生疑慮時,孔憲誠總能清楚地向廠商解釋、說明。

早期的攝影機不像現在,有許多參數需要手動輸入。但這卻對許多第一線安裝的工程商來說,是件瑣碎又辛苦任務。因此,孔憲誠發明一個辦法──在辦公室完成焦距調整──利用工程師要下班前的30到40分鐘,先將攝影機的影像調整好,隔天就不用再浪費時間在現場調整影像。談到這裡,孔憲誠與筆者分享一個新竹貨運的實際案例。那時候新竹貨運都是用上掀式攝影機,鏡頭會被蓋掉1/3,導致出來影像與工程師預想的有差異。面對這棘手問題,孔憲誠來到新竹貨運的辦公室,將所有鏡頭逐一拆下、調整,接著再一一安裝回去,順利完成任務。

與利凌的合作,成為踏入安控產業的契機
說道自己進入利凌,孔憲誠表示是受到佳能與利凌的合作案影響。但他也不是一開始就進入利凌,而是先進入子公司磨練。當時的孔憲誠並不知道何謂安控產業,前輩也僅跟他說去買書來看,讓他自己去理解,去熟悉這個產業。「每天只要理解一件事,一年就能弄懂很多事情。」孔憲誠這樣說。他認為許多人表面上都說「我懂、我知道」,但實際卻是什麼都不懂,而應該要不懂就坦白地說不懂,先體認到自己不懂,再去想辦法解決、理解自己不懂之處。

配合客戶需求,減少「安控孤兒」的產生
離開利凌之後,孔憲誠先後在不同公司任職,工作內容不再侷限過往,包括負責內、外銷,甚至自己接工程,藉由不同職位、工作內容理解整個安控產業可能會面臨到的問題。正就因為有這些不同職位的歷練,當孔憲誠與工程商談案子時,是以工程商的需求為優先考量。比方說今天有個零售的案子,在產品選擇上就會以貼近對方需求為優先考量,而非刻意推薦不適合的商品。

當群洲電子成立後,孔憲誠也將這套理念帶進群洲電子。他提到有一次他遇到消費者的報修通知,根據公司SOP流程,孔憲誠先打電話通知工程商。不料工程商有事無法接電話,孔憲誠便親自撥電話給對方,得知對方因電腦更新而無法順利看到監視影像,便一步步告訴對方如何重新獲得畫面。最後消費者向他表示:「因為看了群洲電子官網的保證才選擇的,而今這件事情完全驗證了官網所寫的。」

先認同價值,再談合作
為了降低「安控孤兒」的產生,對於經銷商的選擇,孔憲誠也有一套自己的做法,那就是「先認同理念,再談合作」。他覺得與其放任經銷商銷售產品,不如在一開始就先做好控管,每個來洽談合作的經銷商都必須先到公司上課,經過一連串的考核後才能販售群洲電子的產品。

而在產品要求上,孔憲誠也有一套自己的作法。以水下攝影機為例,他表示過往的水下攝影機是不怕被水浸,但現在的卻很怕水浸入。對此,群洲電子想了一個方法,那就是將攝影機分別放入裝滿淡水及海水的魚缸裡,透過監視魚群來測試攝影機的防水能力。唯有符合內部測試的機臺,才能拿到市場上販售,孔憲誠這般表示。

期盼更多廠商一同加入
對於未來,孔憲誠希望能有更多人認同這樣的理念,對他來說,群洲電子不是在講產品,而是理念價值。他也希望透過越來越多人的認同,讓臺灣安防環境越來越好,不再有被遺棄的「安防孤兒」。

結語
將每一份工作都當成一次的歷練,並將工作結合興趣,樂在其中。對他來說,工作不僅僅是工作,也是享受樂趣。筆者也期待藉由這次的訪談,讓更多人知道孔憲誠與群洲電子的想法及理念,並一同攜手找回臺灣安控的榮光。
 

 
   

 
 
 
  • 與時俱進提供卓越服務,秉持專業協力社會安全
  •  
  • 堅持把製造業當服務業經營,江添貴矢志讓監控設備轉型為創意精品
  •  
  • 追求卓越永不停歇,好還要更好才能叱吒國際-卡訊電子 吳昭文總經理
  •  
  • 縱橫安防界的監控明日之星—皇昇科技
  •  
  • 不斷地學習才能創新,唯有創新才能創造更多機會 ─專訪慶哲電子林煒紘總經理
  •  
  •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-Avigilon威智倫亞太區業務經理 邱富億
  •  
  • 始終挑戰,始終自信-AXIS 台灣/韓國區總經理張佩瑀
  •  
  • 橫跨半個世紀的安防夢-上敦企業副總經理蔡光熙
  •  
  • 穩步前行 持續進化 展望KCA 2.0-鎧鋒企業 郭吉榮總經理
  •  
  • 逼出來的安防版圖-利凌企業-許潭彬副總經理
  •